历史咨询

诗经最慷慨深邃的战友情: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,执子之手,与子偕

“击鼓其镗,踊跃用兵。土国城漕,我独南行。从孙子仲,平陈与宋。不我以归,忧心有忡。爰居爰处?爰丧其马?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于嗟阔兮,不我活兮。于嗟洵兮,不我信兮。”诗经《击鼓》

中华民族的历史,既是和自然争斗的人类生存史,也是一卷波澜壮阔的保家卫国的战争史。中华民族是一个热爱和平的民族,但是面对外辱,从来没有放弃过抵抗,正是一代又一代奋不顾身,热血沙场的男儿,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保卫着家国。除了历史记载的战争,诗歌也记载着战斗以及将士的情感。

《诗经》是我国最早的民歌总集,期间反映了战争与徭役,光正面描写战争,将士的就有8首之多。而今天解读的《击鼓》是一首极其典型的战争诗,同时澄清关于流传后世经典名句,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原本意境。

张爱玲是我国现代著名的作家,她的《倾城之恋》,有一段特殊的情感描写,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,两个贵族家庭出身的男女,白流苏和范柳原,在战争的背景下,感受到了精神的荒凉和浮世的无依,用到了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,战争成就了一对文学上的夫妻,而这句话打动了万千恋爱或用恋爱拯救人生的普通人,将这四句奉为经典的爱情意境。人生苍茫,难得相互喜欢,一起牵着手,一起白头到老。

实际张爱玲本人的真正感情生活,恰恰颠覆了她一手制造的神话,只凭精神上似是而非的一点契合,是无法有真正血肉相连的感情的,她和胡兰成的爱情故事,恰恰证明了她对这句话没有深刻的理解。她和胡兰成都不是真正经历战争的人,不是爱国者,骨子里的贫血和精神的浮浪,无法把握这句古诗真正的精髓。

这首诗是要慢读的,因为铿锵,因为郑重,因为悲壮,因为慷慨!